如皋发布

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> 电子期刊 > 雉水人物 > 正文

读点书,挺好

——访如皋市全民阅读活动“首席朗读官”丁月霞

时光流转,阅读永不落幕。岁月变迁,他们笔耕不辍。未必大笔如椽、挥毫沧海桑田;未必阔论高谈、跨越上下千年。也许,只是记录一?#38395;?#28982;的经历;也许,只是纪念一段曾经的悲喜;也许,只是翻开一?#25104;?#34255;的过往;也许,只是笑谈一种特殊的记忆。他们,随性,但从不随意。他们用?#22987;猓?#23436;成对一个时代的记录和塑造,自由而开放。他们用文字,给予了读者力量去思考和前行,微小而卓著。写下,即是永恒,平凡而丰盈。?#20999;?#35762;故事的人,就在我们身边。?#27605;?#22303;?#24230;ィ?#24403;韶华疏落,?#20999;?#32454;节藏满往事的皱褶,都氤氲在书本香气里。书,是我们的过去,也是我们的未来。他们,就是记录时间的人。

芳菲四月天,书香满皋城。即日起,如皋市全民阅读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,如皋市融媒体中心(传媒集团),携手市作?#20506;?#20250;联合推出《读书人》栏目,让我们循着书本的章节,寻找身边?#20999;?#35762;故事的人。

与丁月霞相识也有近三年的时间。初次相遇,我们一见如故,像老朋友久别重?#36749;?#35835;书、写作、朗诵是彼此不变的话题。常常我成了她的作品第一个读者,她情真意切的朗诵也随着一系列朗诵活动,让人们熟知。

丁月霞忆起?#36164;保?#22825;地广阔,生活自?#26705;?#25366;蚯蚓,逮蚂蚱,挑猪草,啃甜杆儿……如此丰富的童年生活,存于她记忆底片上的,却始终是虚幻的背景,清晰可辨的还是那个叫小人书的东西。

“记得那次,在外地做生意的父亲风尘?#25512;?#22238;到家,我们满怀期待地围上去。他从包里?#32479;?#33457;花绿绿的糖果?#22270;?#26412;巴掌大的小书。弟欢天喜地抱走了糖果,我则好奇地翻起了书。那时虽识字不多,也能根据图画猜出八九分意思。逼真的画面,生动的描述,顿时把一个幼童的心牢牢吸引。一本小人书,我总要翻上无数遍,直至能把故事讲给别人听。后来只要看到小伙伴有小人书,必定要想办法借到手,哪怕用自己珍藏很久舍不得吃的糖果。现在想想,在那个精神食粮贫瘠的年代,有多少干涸的灵魂需要书籍的滋养啊!”丁月霞?#20004;?#22312;对童年的回忆中,声音也变得更加柔美。

丁月霞告诉我,她父亲爱看书,经常会带书回家,其中以人物传记、武侠小说居多。上初中的她,正是好奇心旺盛时期,怎耐得住金庸、梁羽生的诱惑?从此?#20004;?#22312;刀光剑?#21834;?#29233;恨情仇中,一发不可收拾,直读得昏天黑地、颠倒了乾坤。

学生时代,丁月霞当时的代数老师姓黄,上起课来特别?#24230;耄?#22768;音抑扬顿挫,板书?#34892;蚱?#20142;,吸引了许多求知的眼眸。每当此时她趁大家遨游数学王国时,竖起课本,佯装埋头记录,约会起抽屉里的小说。看?#20204;?#26102;,还会竖起警惕的耳朵,留意老师的动静。更多时候,看着看着入了迷,早把周遭的一?#20449;字?#33041;后。待异样的感觉袭来,抬头,正迎上两道寒光。尴尬地讪讪一笑,想将书塞进抽屉,却已迟,书到了那双满是粉笔?#19994;?#25163;里。课后,?#24471;欏?#36319;踪、偷回。如此这般,师生之间?#20998;?#26007;勇,留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窃读经历。

“第一次走进图书馆,是上师范后。那栋二层小楼,掩映在绿树丛中,是那?#24202;?#36215;眼。走进大门,书香扑鼻,一排排杂志、一柜柜书籍令我目眩,像做梦一样,竟可以在书中畅游了!”丁月霞上师?#24230;?#24180;,一有?#31449;?#24448;图书馆里钻,“啃”了不少中外名著。有了这些营养的补充,贫瘠多年的?#29616;?#22303;壤也呈现出生机。那时尤其?#19981;?#29616;代诗,读读抄抄写写,如饥似渴,如痴如狂。青春岁月有诗相伴,挺浪漫!

毕业后,丁月霞当了一名小学语文老师,把跟文字打交道当成了一辈子的事业。转眼二十多年过去,除了偶尔读读教育论著外,她把更多时间花在陪孩子阅读。走进丰富多彩的童书世界,发现这里很安静,很美好,它让一个成年人忘记了尘世的喧嚣,?#19994;?#20102;初心。“记得我跟女儿共读曹文轩的《青铜葵花》,母女俩边读边流泪。彼时,无需多言,心已相通。孩子读高三那年,每晚陪伴到深夜,她做题,我读书。身体极疲,心却安宁。”丁月霞对亲子阅读情有独钟有时还带些功利。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阅读串联成知?#35835;礎?#24773;感场,让平凡的生命有了色彩。有文字熏染的日子不一定阳光?#27704;茫?#20294;至少,天朗气清。

曾读过一段文字:从人们将“读书”的说法换成“看书”开始,阅读中,“声”的部分就开始?#32531;?#35270;。然而,缺了“读”的作品,?#23548;?#19978;是丧失了一定韵味的。文学作品,更需要给人们带来对艺术美的?#29616;?#21644;享受。对于这种观点,丁月霞是认同的。把“阅读”跟“朗读”结合起来,是在两年前。央视《朗读者》带火了许多沉默的文字。突然发现一些?#27492;?#24179;淡的篇章,通过深情的演绎,也能变得繁花?#24179;酢?#32654;不胜收,因为有声语言可以带给读者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。丁月霞开始尝试,于她的课堂,于她的学生。午后,一段静谧的时光。教室里回旋着朗读者的声音。这是“悦读如皋”打造的精品公众号“我是朗读者”,写作者、朗读者均来自本土,每一期都配上微点评,堪称篇篇精品。陪着孩子静静聆听,偶尔插一两句讲解。也许小小年纪的他们无法全部听懂,但,那?#25381;性下?#32654;的文字、抑扬顿挫的声音,随着悠扬的乐声缓缓流淌,流过眉梢,流过眼角,流过耳际,该会流进孩子的心田?#26705;?/p>

现如今,丁月霞置于床头的书越来越薄,可能是一本《读者》,也可能是一本散文集,每天睡前,倚在床头读上两篇。文章不长,或叙说生活故事或抒发人生感悟,?#22478;?#28129;淡,不卑不?#28023;?#35835;完会心一笑,轻松入眠。猛然体悟,读,应成为一种生命常态,不刻意,不?#20204;椋?#24819;念一本书,就给它留点时间?#35805;?#19978;一篇文,就大声念出来。悦读,就是如此的随性、自由。

如今,丁月霞站在中年的拐角处,回首,感叹:读点书,真的挺好!

□融媒体记者季健

(刊头篆刻书法丁建昌)

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、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!
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陈慧伦
0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